当前位置: 主页 > 扶贫助学 >

他担任曲硐村驻村第一书记以来带来了这些变化

时间:2019-11-07 11:10   来源:未知   发布者:plxszy
  “一天下来,我们的心情都很沉重,幸福的家庭都是类似的,而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......”七日,刚走访完贫穷户的张志强拖着疲惫的身体,在扶贫日记上写下了一天的总结。
 
  其时,张志强来到曲硐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刚满八个月。作为扶贫部队中的“新人”,张志强在作业中丝毫不敢懈怠,他带领村干部一起走访了村里的贫穷家庭,了解村里的基本情况。
 
  曲硐村位于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,是云南省最大的回族集合村。全村共有7300多人,人均犁地却缺乏3分,是典型的人多地少的贫穷村。2012年,复旦大学启动对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的定点扶贫作业。2016年12月,张志强作为校园派出的扶贫干部来到曲硐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,带领困难乡民脱贫。
 
  从富贵的上海到贫穷山村,从大学教师到“地道”的村干部。在驻村的两年时间里,张志强霸占了一道道难关,出色完成驻村作业,受到驻村大众的认可,2018年被云南省永平县评为“脱贫攻坚榜样”。
 
  “扶贫作业对我的触动十分大,让我重新认识了什么是乡村,什么是农人的喜怒哀乐。”直到今天,回来校园的张志强回忆起自己的扶贫经历时总有说不完的话。“在扶贫这个‘与国家共生长’的过程中,对我人生来说十分有意义。”
 
  2015年,研究生毕业后张志强进入复旦大学从事思政辅导员作业。一年后,经组织选派,张志强先后到云南省永平县曲硐村和胜泉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,为期两年。
 
  虽然在平常作业中能接触到一些贫穷地区的学生,但扶贫作业是个彻底生疏的范畴,怎么做?怎么才能做好?自己心里没底。
 
  来到村里,村委会办公地就成了张志强的“家”,饮食起居全部放在了这里。“刚到村里的时候,摆在我面前的是饮食关、气候关、言语关等一系列困难。”张志强说,当地人的饮食重油、重盐、重辣,让他很不适应,高原地区激烈的紫外线也很快让他黑了一圈,而更让他“头大”的是言语上的妨碍。“听不懂当地的方言就无法有效开展作业。”
 
  作为“空降”到村里的第一书记,乡民们一开端对张志强并不“感冒”。“就一个‘娃娃’而已,精干什么!怎么会是复旦大学的教师呢?不会吧!”初到永平,看着张志强一张稚嫩的脸,我们对他并不信赖,充满了疑惑。
 
  但张志强并没有被困难吓倒,在作业中他才渐渐意识到,要想在村里有效开展作业,就必须彻底融入当地,让乡民觉得自己是“自己人”。于是,他从清扫公共厕所和楼道开端,渐渐参加村里的详细事务,并使用给乡民开证明、调理矛盾纠纷等时机,加强与乡民沟通交流。短短两三个月之后,他就现已基本能听懂当地的方言了。
 
  “后来我晒得比较黑,在村里和乡民打招呼,不知道的都会认为我是当地人。”张志强笑着说。
 
  上一年5月,张志强被调整到博南镇胜泉村驻村。如今,历时两年“驻村”生涯结束,张志强从一个毛头小伙蜕变成了一个“地道”的村干部,作业得到驻村大众和当地政府部门的认可,成为寥寥无几的脱贫攻坚榜样。
 
  “阿爷,你来了,快进来家里坐!”曲硐村6岁女孩佳佳一蹦一跳地从家门口出来,看到张志强,立马亲热地打招呼。在当地,方言的“阿爷”是阿哥的意思。对她来说,“像其他小朋友相同正常走路”的愿望终于变成了可期的未来。
 
  2017年12月,张志强带领一支复旦大学的医疗队到曲硐村义诊,在村里的博南卫生院,张志强得知村里有个年青妈妈常常带着女儿来买药,小女孩的脚有残疾。攀谈中,张志强得知,佳佳出世时,两只脚都存在问题,通过按摩等措施,左脚康复了正常,但右脚却终究成了马蹄内翻足变形。